起底陨石江湖:宣称可治病,真假多凭“专家”肉眼分辨

1月15日7时44分,新疆上空惊现火流星,它在暗黑的天空闪爆后,一路向东北消失在夜空之中。“火流星”又来了,距上次火流星在青海上空划过仅仅过了23天。

新疆“猎陨者”陈鹏力坐不住了,他和他的团队开始了对于这个“天外来客”的追踪。和他一样的还有众多“陨石猎人”,他们走进高山森林,走进戈壁荒漠,为了寻找见证了外太空上亿年历史的神秘石头。

目前还没有人找到这两颗“天外来客”,它们消失在了青海的高山与新疆的雪地中,而地面上的陨石猎人与陨石贩子却又浮现在大众的视线中。陨石假货丛生,陨石贩子处处“埋雷”,假检测机构层出不穷……陨石的“混乱江湖”让行内人头疼,行外人眩晕。

蜂拥入行的“陨石猎人”

电话源源不断地打进来。陈鹏力脑中火流星的飞行轨迹慢慢清晰。

因为长期在新疆等地猎陨,陈鹏力积累了很多当地人脉,目击者看到他发的征集火流星轨迹纷纷联系他,他也根据“石友”们的描述和监控录像,在地图上标注地点,勾画火流星的行进路线。

最后陈鹏力认为这颗“天外来客”从天山的南麓,飞到了戈壁阿尔泰山,横穿了新疆大半个区域,划过北塔山,一路向北进入边境地区,很有可能落到国外。在经过西吉尔镇时,火流星进行过一次闪爆,陈鹏力决定,这片区域是他们之后的寻找重点。

荒漠中的陨石猎人们

陈鹏力感觉又惊喜又奇怪,找过去一问,那个“新疆陨石”不是这次的火流星目击陨石,甚至根本不是陨石,只是从新疆阿尔泰戈壁滩上捡来的普通石头。“他说只是想蹭热度,我说这样不好,找寻陨石是个严谨的话题,这样蹭热度不尊重别人。”

国内陨石圈的热闹与混乱要始于2013年。当年2月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发生陨石坠落事件,据报道,陨石质量为7000吨到1万吨,进入大气层之前直径15到17米,超过千人因此事件受伤。

这次事件使全世界的眼球都聚集在陨石上,也在某种意义上推动了国内的陨石行业飞速发展。国内很多人纷纷“出走”成为“陨石猎人”,寻找属于自己的星星。2014年,陈鹏力也离开了看似平稳安逸的油田工人岗位,成为了专职陨石猎人。

无风的天气,戈壁沙滩平静无垠,陨石猎人们与野骆驼和鹅喉羚的脚印相伴;天气一旦变脸,3米内并排着的车辆也在黄沙中如同消失一般,瞬间风力七八级的沙尘暴随时可能将他们翻滚吞噬掉。

2016年和2017年,陈鹏力和朋友三进新疆罗布泊,一个月有18天在无人区度过,差点迷失在戈壁荒漠。“我和朋友约定好,我下车猎陨,随后在某个地方回合,可是朋友的野外经验不足没有找到我,反而向反方向开车。当时我身上只背了半壶水、一个GPS、一个手电筒和一把小刀,我跑了3公里也没有追到他。”

茫茫大漠,沙尘席卷。声音在逆风过程中无法传得很远,朋友听不见也看不见他。甚至有一次陈鹏力和朋友相距500米,但朋友却没有看到他,俩人几乎是“擦肩而过”。太阳快落山了,一旦到了夜晚,戈壁荒漠气温会迅速下降到零下15摄氏度,生离死别的场景在他脑海里一遍遍浮现。

猎陨者团队找到的陨石

漫漫黄沙也没有辜负他,最后他们找到了鱼尾梁陨石散落带,一共收获了90余块,140余公斤的陨石。

2017年陨石猎人王梓鉴在沙漠中发现了我国首个碳质球粒陨石CO3,填补了中国该项的空白,具有较高科研价值。2019年,陈鹏力和王梓鉴发现了中国首例原始无球粒陨石Brachinite(B群),世界排名第六(重量),并获得国际认证。陈鹏力团队中的波波曾八千元收购了一块陨石中的奇石,随后将其卖了几百万元,成为了圈内的一段传奇“神话”。

陈鹏力像大浪淘金一样,在地上“淘”到了属于他的“星星”们。“陨石猎人”的追星故事也激励着其他的观望者,“猎陨”好像成为了人们心中的诗和远方,也成为了一夜暴富的梦想。然而很多人往往交出的是巨额的“学费”。与陈鹏力合作的波波记得,从2014年开始,陨石圈开始飞速发展,一直“狂飙”到了2018年,达到顶峰后趋于平稳。

“十次猎陨九次空”

李忠也与陈鹏力踏上同一批顺风车。2013年李忠入行,2016年,他牵头在四川省古玩收藏协会里设立一个陨石专业委员会(简称川陨会)。

2017年云南香格里拉出现目击陨石,李忠由此联想到了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陨石,他觉得云南的这次应该也是陨石圈内的大事件,于是带着4个会员一起前往香格里拉。他们根据媒体公布的陨石坠落经纬度来寻找,在山中走访了7个村寨,打听“星星”的飞行轨迹,找了3天,最终什么也没找到。

陨石猎人

相比一些人次次都去执著搜寻,李博方放弃了大部分追寻火流星的机会。从2000年开始,陨石收藏成为李博方的一项业余爱好,他也因此逐渐成为我国陨石圈内元老级人物,并在2020年出版《陨石类说》一书。

专业数据分为三个部分:建好的全天区火流星监测网,从多个角度都拍摄到流星体燃烧飞行的轨迹,精准计算地表至15km的高空当时的风力和风向,低空气象雷达的成像结果。只有这三个数据集齐才有可能把落地点判断的比较准确,也只有这样,掉落在山地的陨石才有被成功找到的概率。“人类陨石收集历史上有多次通过火流星监测网找到陨石的经典范例——其中最为精准的一次,寻找到的陨石距离预测区中心线仅有不到50米。”

而现在国内的现状则是,我国并没有这样的火流星监测网络,单纯的人工搜寻导致“十次猎陨九次空”成为了必然。“一些人在前往猎陨之前没有准备充分,盲目追星,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他们搞吸引眼球的炒作是为了做生意。”

到底谁手里的陨石是真货?

李博方也为陨石也与其他陨石猎人们一起“争夺”过。

2018年6月1日,云南西双版纳下了一场陨石雨,陨石星星点点砸中村民的房子、牛棚,深陷进甘蔗地松软的土壤。李博方也从北京千里迢迢赶赴西双版纳,因为他知道,落在人烟浩穰地区的陨石,大概率会被人们找到。

在人们的哄抢下,云南“目击陨石”的物价被疯狂抬高,最甚者将其抬高到1克1万元。

左:西双版纳陨石雨中的陨石 右:网络上冒充西双版纳目击陨石的陨石

外行琢磨半天都弄不懂的陨石区别,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西双版纳陨石雨中的样本,白色断裂面上有黑色的带状部分,这种黑色的条带,学名叫“冲击熔脉”,它的形成原因是星体在巨大撞击力作用下,小行星内部的矿物发生了熔融,冷却凝固后形成了这种黑色的玻璃质,里面含有大量的“熔长石”。而网络上冒充的陨石,虽然化学群分类跟西双版纳的陨石一致,但是它的冲击变质程度不够,切面上完全看不到“冲击熔脉”。

埋雷的意义就是交易,“目击陨石”尤其是数量较少的陨石雨,其陨石价格会比其他陨石高几倍,甚至百倍。

“不讲武德”的除了部分陨石猎人,还有检测机构。

随着陨石圈在中国日益壮大,凭空冒出来很多古玩拍卖鉴定公司,他们会下套骗取拍卖费和鉴定费。“无论拿什么东西,都说是很贵重的,最少几百上千万,刚好有个买家在找这个东西,可以来到拍卖所拍卖。鉴定费一两万元,拍卖费、手续费几万元。”波波说道。

陈鹏力的印象中,正规的国家检测机构,一次收费在1200元以上。而假的检测机构,检测一次只需要600元,只要交鉴定费,破石头都能鉴定成陨石。

陈鹏力的捐赠证书

“圈子里有不成文的默契和规矩。发现新的陨石,首先切一刀送给相关部门进行研究。这是陨石猎人们的荣誉。”陈鹏力找到的陨石经常会寄给中科院,里面相关科学家是国际陨石学会官方认证会员。

“我们会检测石头的岩石结构、矿物组成、矿物化学成分,这些工作做了之后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能判断出来是哪类陨石的。如果仍有疑问,则需要做氧同位素等测试。如果需要做陨石的国际命名申报,则需要将上述数据提供至国际陨石命名委员会,最终该机构的委员们会投票是否通过所申报的陨石命名,通过就可以获得国际命名。”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李世杰表示,这算是国际上唯一通用的陨石认证程序。

据媒体报道,当一块未检测的陨石获得官方注册命名之后,市场价格的升幅为10%到50%。

但是更多的陨石贩子对这份“默契”和“荣誉”不感兴趣,“不管是真是假,有没有价值,他们见到钱就会把陨石出手。”陈鹏力说道。

圈内一些人主张陨石立法,陨石应该归属国家,李世杰认为这更像是一把双刃剑。一旦立法,有人捡到陨石觉得回报不够,找到了可能会闲置起来或者对陨石没兴趣,保护陨石的同时却减少了人们猎陨的动力,有可能导致研究用陨石样品的锐减。

天上美丽星河与地下名利场

在陨石圈子里,卖假陨石往往比卖真陨石赚钱。

川陨会李忠曾经人介绍在四川泸州采购了一批“陨石”,200公斤,花了4万多元。“这个石头通体黑亮,还有一定磁性,拿在手里比普通石头沉。”后来拿到家里一分析才发现,这只是一种普通的超基性岩,后来他只能把这些石头全部扔掉。

李忠也拒绝记者使用此前接受采访时展示的“陨石”。“当时我们在陨石认知方面还很幼稚,类似圈内的小学生水平嘛,现在我们慢慢读到初中水平。”李忠表示,他们辨别真假陨石主要靠眼力和经验,经验的来源就是学习科普文章、论文。

川陨会举办过陨石与健康的交流会,“我们在交流会上交流,用陨石煮水、泡脚,我拿陨石煮了三年多水,好像确实有能量。他们有人佩戴陨石,或者挂在床上、枕头里,感觉自己的身体确实变好了。我们觉得陨石里面有些稀有元素,对人体很有益。”

川陨会也在公众平台上推广“陨石香皂”,每块天机陨石香皂含有陨石粉5g,号称“深层清洁,激活皮肤修复能力,是敏感肤质,油性皮肤最佳选择”。一块“陨石香皂”标价68元。

有些售卖陨石的商家还鼓吹陨石具有“奇妙作用”——陨石可以治病,陨石泡酒酒就不辛辣,放在烟上烟味就淡了……对此,李博方认为“陨石行业实际上需要的知识很多,互联网时代,这个行业入门的门槛越来越低,导致行业内鱼龙混杂。”

川陨会和一家拍卖公司合作举办一次拍卖会

川陨会和一家拍卖公司合作举办一次拍卖会,藏品最高被拍出40万元。

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徐伟彪出具的证明书,证明“该专场所拍卖的31件陨石原石及工艺品都是世界各地珍品陨石”。

2016年3月,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主管的中国社会组织网曝光台公布了首批203家“山寨社团”名单,其中就包括个别打着“陨石”旗号的组织。据了解,有的陨石组织内部还会“卖官鬻爵”——副会长5万元/个,理事5000元/个,普通会员600元/个,有的协会还会开设考试,通过后发个没有任何效力的“陨石鉴定师”资格证……

陨石的路,为什么越走越窄?

究竟应该收藏什么样的陨石?陨石爱好者王亮很早对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。

2016年,王亮通过影视作品接触到陨石圈,随后开始收藏陨石。刚开始他也高价买过一些普通的陨石品种,比如西北非陨石。后来他发现,那些陨石的量非常巨大,每年都可以按吨来记,进货价很便宜,没什么收藏价值。为了卖出去,人们会把它们雕成各式各样。

王亮并不喜欢大家用这种方式来宣传陨石。“陨石并不是迷信,也并不应该靠精美程度来评判它的价值。陨石是外太空产物,更应该向科学普及方面去宣传。”

王亮曾经加过一些所谓陨石爱好者的群,实际上里面都是“陨石贩子”。陨石原石卖不动了,加工成饰品了,这样能好卖一些,价格也能高一些。虽然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宣传,但是他认为这样会让陨石的路越走越偏,越走越窄。“本来是让大众了解陨石的科普,现在怎么变成了饰品和镇宅的东西?”

李世杰则认为,“陨石最主要的价值是科研价值,大家如果对陨石感兴趣,把陨石做成饰品或者收藏,我觉得也是挺好的事情。开发陨石科学研究之外的价值,也会激励更多的人去寻找陨石,一定程度上来说也利于学者获得更多的科研样品。”

在陨石贩子的群里,王亮曾看过他们去幼儿园科普,有的幼儿园会请外面的“专业人士”来上科普课。上完课陨石贩子就在群里炫耀,但是王亮分明看到那个“陨石”是假的。“国外的科普做得不错,多小的孩子都可能接触到陨石科普。可是国内竟然有人拿假陨石去骗孩子们,看到以后真的很气愤。”

王亮记得,前几年,还有陨石爱好者和假货贩子在群里吵架,这几年几乎没有了。“爱好者们被贩子人肉搜索,真实姓名都被挂在网上。”

收藏陨石是一个过程,从新人到老人,再到老师,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需要思想的慢慢转变。现在王亮会更加关注目击陨石,因为它们背后有陨石猎人们的寻找故事,一些小插曲,还有最后检测出来这些陨石来自星空的哪里。

收藏陨石真正是为了什么?王亮没有答案。

但是王亮一直有个想法,以后如果藏品和书籍多的情况下,他想在家里办个自己的家庭陨石博物馆,可以结交爱好者,科普大众,树立正确的陨石探讨氛围。

(本文中李忠、王亮为化名)

(原题为《起底陨石江湖:宣称泡水可治病,真假多凭“专家”肉眼分辨》)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友情链接:黄金城体育| 凤凰体育